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水浒一百零八将》翻译杂感

山是无名的山,水是无名的水,但有山有水。这就是我出生成长的地方。书,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小的时候,我上山放羊,把书放在石头上,让我的心无拘无束地奔腾跳跃,象一只小山羊。也许就是从那时,我的心开始发狂,心头有个东西像野草一样疯长。这是野草疯长开的一朵花吗?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冬天来临之前,我能做些什么?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