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网友留言文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最近网友leuschel留言中有译文一篇,值得各位业者参考。
 
 leuschel wrote:
让我老实说. 首先, 你的错误是误信那些所谓的翻译网站可以为你开拓市场, 而事实上, 那些网站根本不管会员的死活. 他们的目的是招揽更多的翻译者加入, 好让网站看来声势浩大, 他们则大赚会员费和商业广告收入. 至于会员受到会员的欺骗或欺负, 他们一点都没有兴趣排解问题, 甚至放任强者欺负弱者以维护他们所谓的规则, 而事实上只是为了让他们自己方便省事.
真正想要开拓市场, 不能依靠那样的网站, 或即使在那里揽活, 也必须特别谨慎选择往来对象.
2 days ago | Delete
 
leuschel wrote:
今年二月下旬,一些翻译者向ProZ.com提出陈情,德国一位翻译者当天立即在她的博客写了一篇评论文章,我也在当天翻译了那篇文章传递给某些与我有联系的中文翻译者。以下贴出该文给你和你这个博客的读者参考。该文的中文标题是我私自加入的诠释性标题。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今日(2010年2月23日)有一封翻译者向翻译平台ProZ.com递出的陈情书引起相当的骚动。那些陈情者宣称,ProZ.com的管理当局没有好好管理公开招标的项目:招标项目所提出的条件过于低劣,简直是对翻译者族群的一种羞辱,违反ProZ.com自我标榜为一个翻译者社群,帮助其会员谋求福利,寻求美好生活的初衷。陈情者认为,准许招标项目指定某些条件(价格、交期、付款条件等等)会造成市场的扭曲,因为这种做法翻转了服务提供者与客户之间的关系。因此,陈情者要求彻底改变项目招标办法,并威胁当局若不进行改变,他们将向项目招标者抗议,让他们不再招标,也将在会费到期后拒绝续缴,并在同事之间鼓动反对ProZ.com的气氛。
我认为这样的陈情太天真,如此说,但愿无人会因而对我不爽。这事儿可从两面看:ProZ.com和翻译者。
ProZ.com
陈情者的论点立基于ProZ.com的自我标榜。也许当初ProZ.com是以一个小小的翻译者社群起家的,但它在此期间早已摇身变为商业平台。如果还有人不相信这一点,可以看看ProZ.com Connect(年费625或795美元)。ProZ.com在此所表现的面目完全不同;标榜的是“改变业界的公司网络”(我很想在“改变业界”这四个字底下重重划三条红线)。
ProZ.com是一家做生意的公司,做生意的公司着眼于追求最高利润,就这么简单一回事。每家公司都有一套经营模式,用以追求最高利润。廉价费率的趋势并非ProZ.com启动的,但廉价费率恰恰符合其经营目的,其经营模式即建立在这样的趋势上。这个经营模式包括与最大规模的语言服务公司交易(其着眼的即是最大化剥削翻译者),包括操弄常被质疑的KudoZ系统,包括伤害翻译者的营业目的、却为ProZ.com带来“猫腻”的广告,包括审查和删除论坛上令其难堪的贴文等等不一而足的操弄手法。ProZ.com是翻译业界的廉价超商,和Wal-Mart没有两样,同样狠,同样不道德,也同样成功。这么说并非要为它合理化,我不过是指出了一个事实,因为…
翻译者
从这整个经营模式中,从这众多组成该模式的元素中,陈情者竟然只挑出项目招标的供应办法这一块,其它的一切他们都不觉得有何不对劲。我甚至要说,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套经营模式。他们看到的只是价格和供应商提出项目的指定条件。
请看那些指定条件:父老兄弟姐妹们,难道你们从来没有求过职?你们真的不知道,会得到职位的那个人并非完全符合招才说明里所列出的所有指定条件的人,而是在那些条件中最为重点的几个条件上表现特别杰出,也因此显得聪明而具有专业素养者?获得职位和项目的人肯定不会是抱怨人家没有预先为他咀嚼食物,再用银汤匙喂他吃的人,因为这就表示了:事实赤裸裸地在他眼前又唱又跳,他却无法认清事实。
许多翻译者无法认清ProZ.com的项目招标办法其实就是通过其整体经营模式,顺理成章地推衍出来的商业产物;ProZ.com何罪之有?甚至许多翻译同事受到例如网络、社区、会员和队伍等词眼或造假的社群参与活动所吸引,但那同样也不是ProZ.com的罪过。金光党能骗多大,但看受骗者能有多瞎;光盯着一点观看,当然看不见整个骗局是怎么操作上演的。
听那些像这些陈情者的翻译同事们所说的,或读他们所写的,还真会叫人以为只有在ProZ.com才能找到客户。然而,成佛之道确实有无数法门:你为何不能加入别的线上平台,向中介公司介绍自己,积极参与通信群组的活动,直接和公司行号对话,写信给出版社,到展览会场去招揽生意,登录自己的简历到线上和非线上的工商目录里,参与慈善和开放源组织的公益活动,派送DM,寄发广告小册,参加商务研习,或与专业人士建立联系等等?光从一口井打水喝,井干没水了,有什么好抱怨?
毫无疑问,在ProZ.com上贴出的项目有许多简直是伤风败俗;但无人强迫你去竞标,也无人强迫你接受让你的生存受到威胁的条件。不过,从来就有那种什么价钱都接受的翻译者,将来也会有那样的翻译者,即欧洲翻译业界所说的“五欧元一件”的翻译者。正由于向来有那种翻译者,当然也会有利用他们建立那种经营模式的公司继续存在。人之为人,本性如此;别说教育启蒙,别说立法规范,别说向廉价的翻译同事大声亟呼,会吃屎的还是改不了其狗性;那就更别说向利用他们过活的大茶壶(龟公)求情会有什么效果了。
ProZ.com与我
虽然好几年来我已不再缴年费,但我也还是ProZ.com的会员。对我而言,这个平台分成两个各不相干的区域:一是,让寻找廉价劳工的业者能在ProZ.com上拍卖他们的项目,因而获得最低标价的翻译劳工;另一是,让懂行的客户能有目标地在这里所有语言中和专业领域里寻找经验老到的翻译者,从而找到他所需的翻译者。对我们而言,不过就是放在这里的那些简历让ProZ.com还有点儿价值。这也让我在过去得到一些若非如此可能不会找到我的客户。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推荐网友留言文章「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1. leuschel says:

    还有许多博客上可以找到分析ProZ.com商业手法的评论文章。例如,在德文译入英文的翻译者Kevin Lossner的http://www.translationtribulations.com/网站上和澳洲翻译者组织的翻译社群http://translationandlanguage.ning.com/上,有许多深入的分析。表面上看来,ProZ.com会员最多,影响力最大,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大多数的人登记之后就变得无声无息。号称三十万会员的网站,通常只有几十到几百个人参与活动。另外再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以往曾出现的某些有深入见解的翻译者全都不见了。几乎所有的论坛都变得冷淡,剩下一些尽谈论无关紧要的人,没有人针对翻译业切身的问题给予详确的信息。过去我在那里谈过风险管理的问题,目前的市场状况更是需要风险管理,但是在风险管理技巧方面,绝对不可能有人会公开说,顶多只是一些出了事的案例,而且也无法深入公开谈论实情,因为该网站以违反规则为由遮蔽那些贴文。我并不写博客,顶多只在一些朋友们的博客上客串一下贴文,私下和许多翻译者有联系,大多数的市场信息和拓市都是通过私人交往传递的。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为了求得干活机会,在ProZ.com登记了,挂个名在那上头,不必多说什么,有些业者自动会找上门来。我离开一年多,Profile已经消除,但照样常有不少业者通过其它渠道找上门来。如果能给你一点建议,那就是:多找一些外国翻译者的博客参考别人的拓市方法。例如,http://www.translatortips.com/这位波兰文、法文译入英文的翻译者Alex Eames的网站上经常出现中肯的文章。另外,意大利文译入中文的翻译者Wendell Ricketts的http://www.provenwrite.com/网站上也同样有许多思想深入的文章。事实上,无论前头提的Kevin Lossner或现在提的Alex Eames和Wendell Ricketts,他们都是国际翻译界知名的人士,他们对翻译专业的思想对各国语言翻译者的影响相当大,他们的文章在业界广为流传。我自己也翻译了他们的许多文章,比方 Dallas Cao 贴出来的这一篇:http://dallascao.com/cn/interview-moving-beyond-%E2%80%9Cgarbage-in-garbage-out%E2%80%9D-translations/。总的来说,与外国翻译者交往,从他们那里学到翻译的理念、拓市技巧和风险管理的方法,比起在ProZ上和本国翻译同事谈些言不及义的东西更有帮助。ProZ.com是一个一切只为其自身利益的网站,长远来看,对翻译者的事业发展,弊多于利。沉默地看着那些人造假作伪就是了。

  2. leuschel says: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作说明,现在告诉你。在2007年,原来的一位moderator张建军与我发生冲突,我向ProZ管理当局要求公平处理,但是他们为了省便,根本不予理会,直至张建军得罪了孙乐音,串联包括我的许多人,利用他与Kevin Yang的交情,把张建军赶下台。其后是娄东来接掌moderator职位。当时孙乐音和我的通信里写的是如下的观察:“我刚回了东来一帖。我原来就对他不信任。我认为他正在耍两面派!Chance表面上说她认为对你处理得不公平,但那只是演戏而已。Pkchan这家伙对Kevin也不满,所以JJ下台他很失望。听chance的口气,她和pkchan会有某些动作。Pkchan从他一出现就处处与我过不去。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Steve对JJ也有看法,但可能认为我们对JJ太严厉了。以后我会与他沟通。Shaunna还是比较正直的。她能公开表示对你的同情,确实难能可贵。”娄东来当上了moderator便渐渐以不同的态度处理事情。这是可以理解的,当官的和当民的姿势不同,他很懂得当官。2008年,当我提醒他孙乐音对他的看法时,他给我的回信说:“他對我的看法也是有一些道理的…關於我為何同意在那種時刻,擔任這種無償職務,是出於以下幾個想法:1. 目前,Proz還是一個有翻譯界較有影響力的組織,成為管理員是一項營銷手段,或對將來的事業有所益處;2. 對幕後的運作比較好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貓膩,有什么好處;3. 當時那種情況,確也想幫忙維持一下秩序,讓不愉快的一頁趕快翻掉。”这是很老实的言语。如果要打翻译零工,ProZ确实在所有平台中比较醒目的一个。以我和许多被压迫的各国翻译者的状况来说,我们在那里的表现会影响他们的威信,因此那些moderators被指示,必须隐藏我们的贴文,甚至有不少人被禁止贴文,而且有些手段不够狠不够硬的moderators被解除职务。2009年三月间,一口气辞去了三十好几位moderators,这是一般的翻译者不会注意到的现象。其中有不少人现在和我一样,都属于国际职业笔译、口译翻译者协会的会员。娄东来认为当moderator可以找到更多猫腻,所以继续当官,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如果他因此能多得一点猫腻,倒也应该恭喜他。许多人在那里受到了委屈,来问我意见,我也向来告诉他们:如果你认为你需要在那里获得翻译零工的机会,那么忍忍吧,即使明知他们说假话,不拆穿他们就是。简单说,ProZ.com是他们做他们的生意,翻译者或许能在他们做生意之中找到一点机会,其它没有什么了。因此,我对你的建议也是一样的。那里的论坛不可能获得什么了不得的知识学问,因为大家都有受到压迫的顾忌,不会说出什么真话。在那里不要期望太多,努力寻找别的渠道获取干翻译活的机会为要。我刚到中国大陆绕了一圈,昨天才回到台湾。在北京和上海结识了一些业界人士,私下的交流反而能创造出互相有益的生意,在那些公开的论坛,尤其是那些为自己本身的利益设下审查关卡的论坛,根本不可能有人把翻译界的实际做法拿出来交流的。我已经是五家跨国公司的中文指定翻译者,这五家最终客户已经够我生活所需,偶尔还出差到德国或中国大陆,根本不需要在那些翻译平台上和那些虚伪的人物打交道。看着他们能得意多久就是了。如果要和同事交流意见,事实上在互联网上有不少网站是翻译者的聚落,还有一些翻译同事的博客,全都是很好的意见交流园地,不必一定在会受到压制的ProZ.com。他们不会管你死活,不会让你的意见影响到他们做生意的目的,也就是说,你受骗的遭遇会让他们的网站难堪,所以不会让你继续贴出那些受骗过程和处理的细节。顺道说一下,我以往在那里说的风险管理到今天还是有效的,我自己从来没有受骗过,所有的客户都老老实实与我合作。客户如过江之鲫,多得很,我们可以自己选择,不合格的客户不要勉强做,如此则受骗的机会必定降低许多。翻译界有黑暗的一面,也有光明的一面,我们可以自主选择,保持自己的正直,谨慎选择客户,尽心尽力为客户解决问题,最后得到的就像我的结果,不必昧着良心做事,也同样可以衣食无忧。

  3. Ming-Fu says:

    leuschel,多谢你作为过来人所做的忠告。

  4. leuschel says:

    “向Proz进言,初衷还是希望她走得更好,尽管听起来有些刺耳。”你这么写,让我想起2007年张建军事件后,娄东来刚上任时给我的一封信的内容:<quote>徐老,您好! 昨日Enrique十分狡猾地回了我的贴。1. 将其自己的责任推卸地一干二净,一股脑全推给了Kevin,摆明我实际在挑战kevin而非他。2. 将恢复您贴文的权利“下放”给中文管理员,且给Shaunna写信说此事已交由薇薇全权办理。今早看到此贴后,我与薇薇简短交流了一下,竟然发现这个“下放”是有条件的,即您还必须承诺不再在论坛上挑起“事端”。 与E这几天的交流我总结出两条:1. 以Enrique为代表的Proz十分害怕民主;2. 宁可犯错误后逐步修正,不愿建立一套完善的体系防止犯错。 实际上,他们不懂大家在论坛上要求些什么,是重视和抬爱Proz的表现。他们不懂得珍惜这一点,非要到门可罗雀的时候才会明白。</quote>他这里所说的“贴”是他们那些义务管理员和ProZ.com内部人员沟通而他为“张建军事件”在“管理员论坛”上出的一贴,该贴的内容如下:<quote>Hi! Enrique,I hope my words didn’t make you feel uncomfortable. You know, in Chinese culture, if a new comer pops up and say something different, it always makes supervisors and other peers feel uncomfortable or even challenged. If so, I am sorry. I dare to say something here, because I believe western culture is more accommodative and you are a kind and open-minded man. Please understand in the four days since I became a moderator, I spent more than 3 hours every day in pacifying the community. I don’t want my life to be like this since now, so I want to work out a quick and effective solution with you guys. (Please be assured that I will not say anything not in the interests of Proz or any of its staff in public or privately with peers). I am not afraid of facing crisis and challenges like this. My communication and intermediation skills are good enough to address such things. Anyway, I feel that the current crisis may come to an end soon after Denyce’s hard work and explanation. I also have confidence that Kevin will get everything back to normal with his authority in the community after his return. As for Wenjer, to be honest, I am not very comfortable with his style of promoting himself and getting even with JJ. I am definitely not his fan or ally and sick of his never-ending complaints. However, have you been aware that you have been unfair to him for a long time? JJ attacked W first, saying words like “W has told a lot of lies” and “I know W would not succeed so I didn’t meet him in Beijing.” Will you feel offended if you were in W’s shoes? W wrote a post to ask for a reasonable explanation, but his postings was deemed as personal attack and he got banned. In the later stage, JJ was able to defend himself and further attack W on the forum at his will. Since W couldn’t have an open discussion with JJ on the forum, he had to turn to other measures as a result of his strong personality. If the site has no room for people who disregard rules, why didn’t you ban JJ as well or fire him in June rather than force him to resign in September? Can you say you guys didn’t care about any personal stuff? What I have to believe is that you may have been blinded by the distorted fact JJ told, so you can allow the rules to be abus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is the cornerstone of the law system. Enforcement of rules must be based on the facts and must not be done until we have solid evidence that the behavior of a member is a breach of our rules. Investigation of facts will consume you a lot of time and energies. Any harsh and rush decision has the risk of being a disservice to our members. I don’t mean that I will or anyone can disregard any rule. To support Denyce’s stand, I have made a public assertion that rules must be enforced and members must refer their behaviors to these rules.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Proz.com, I am proposing a better practice (I believe) that we should follow.</quote>从他的“努力”到他的“完全顺从”,我们可以看出当官确实需要本领,而且当官可以改变一个人。原本想改善的,发现不改善反而对自己有更大的好处,那当然不改善的好。因此,你不会看到改善,而只会看到更多的掩藏。请看这个http://bbs.news.163.com/bbs/wsyz/145642387.html,你就会明白,如果还想把profile挂在那里打翻译零工或寻求更多的猫腻,“信春哥得永生”,加入“春哥教”才是正途。你可以回头去翻翻那里论坛上以往有多少高手,他们的profiles都还挂在那里,只是全都没有声音了。想一想会事怎么回事?孙乐音还谈什么道德?够骨气的人就像我这样,让他们决定我的去留,因为我不能那里发声,照样有许多地方找到许多翻译同事可以交流,照样找到越来越好的客户。艰难的情势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为自己的生存做出选择,我并不责难任何人。不过,天地其实很大,每年全球的翻译产值大约180亿美元,想一想,我们每一个翻译员的收入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在那里不必寄望会有改善,别的地方还有许多活水,还是能够保持合理的收入。祝你平安顺利!

  5. Ming-Fu says:

    是的,狡兔尚有三窟,何况人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