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笔

讀「追念钱锺書先生」

前幾日看到人民日報2010年9月8日副刊上刊載了何西來的憶舊文章「追念钱锺書书先生」。文章樸實,無脂粉氣,讀後可堪回味。 早年時甚為仰慕锺書先生之學識,引以為人生楷模。但至今仍一文不名,不過是芸芸眾生中庸碌之輩尓。 哀莫大於心死。未死而苟且者,人之倫常尚未完成。孩子上學、老人治病、維持家庭小窩屹立不倒都還需這把還不算老的老骨頭。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我還在走嗎

“你是不是這樣認為的”,“你是怎麼想的”……。兒子只是不語。“根本問題是沒有理想,沒有目標”。   我的話只在嘴裏一點,就像夏日裏的蜻蜓掠過水面,無聲無息。空氣裏沒有振動,也沒有回聲。   我還有理想嗎?我還在寫嗎?打開可憐的博客,我只能沉默。   我早已變得面目全非,我早被生活拋棄在沒有生命的沙漠裏。我是失敗者。   我當年的熱情,當年的追問,當年的堅持,都已毫無意義。我只是在沙灘上吃力地鼓著腮,已不能掙紮,不能抗爭。我只是活著而已。   目送一九四九:龍應臺的探索 這是久違的聲音了。沒有道貌岸然,沒有廢話假話空話。就像河邊一株翠綠的草,發著清香,隨風搖曳。沒有偽飾,就像山中小溪裏一塊卵石,無需看人的臉色,一切處於自然。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臨沂陪同翻譯追記

今春土耳其Okan Erguven先生邀我作為陪同翻譯,考察臨沂成鴻機械廠實地瞭解自動螺絲刀此種產品。   此後有幾點應注意:1、專業知識需進一步加強                   2、安排好食飲等,之後最好出外解決自己的食飲問題,不要同食同飲   現搜集當時遺留以備無情歲月將其淹沒。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陸老視頻,音容笑貌可親

昨晚網上搜到陸老講課視頻我們需要精英主義,今午看完。   作為塵世中的一粒微塵我是否懂得他的遺世真情?性情中人,是他推崇至高的為人境界。   我只能像童年時的孩子,在無盡頭的河邊拾起幾顆好看的鵝卵石,作為珍寶永存,而從不關乎他人投來的鄙夷目光。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中文危機及其它

近日讀了英語擠壓下的中文危機(陸穀孫)此篇講演文字稿,感觸深者一:語文學習應高標準,嚴要求,當然包括中文、英文。   陸老網上文章不多,今有陸谷孫先生的信,讀後覺其人似是一諍友而非嚴師在側。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不闻其臭

久人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   谎言说一千遍变为真理。能说一千遍的当然不是木木呐呐的刁民。   细细想来,贪官污吏虽然可恶,不也眼热得很。享尽荣华富贵,人老远相见莫不点头哈腰,满脸堆笑,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不威风。   我想当官!皇帝瘾也想过一过!   以下有不和谐的声音,大家要注意其阶级立场!   1、六四感言 馬籲大陸寬宏對待異議人士 2、六四感言 馬籲全新思考人權 舉台灣撫平「二二八」事件傷口經驗 盼北京當局誠懇面對歷史 3、Deng Is Said to Have Backed Tiananmen Violence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身教優先

如何教育孩子日漸迷茫起來。我對孩子比較放任,而妻子又過於嚴厲。   我不知道孩子是否會在網路世界中有自己的抉擇。打開電腦只是遊戲而已,也深深懼怕兒子是否偷偷流覽成人內容網站。   妻昨晚推薦曾仕強的家教系列視頻,看了第一集《家庭教育一》。   身教言教,我注重身教,或曰身教優先。   為人父母者不可將教育之責推給別人。   今日較忙。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